每一站口、每個臺階,神都為我安排好了

初嘗禱告神垂聽之經驗

我認識主耶穌是在大三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十來位基督徒,他們都在校園團契聚會,常常來邀我們去參加,我是不太願意去,但不去不好意思,後來就跟着去了一次。那是我第一次認識耶穌。

在那裏我們唱詩歌,他們教我們禱告,說可以把一切困難交到主的座前。那次雖然我沒有立刻信主,但覺得很感動,所以從此以後學習到只要遇到困難,我就禱告。把困難丟給主耶穌,神會決定一切,我就沒有壓力了,因為詩歌是那樣唱的。一直覺得還不錯,無論是考醫師執照或任何考試,禱告完我就沒事了,那就是神的事了,而且屢試不爽。

到了大四時,我談戀愛,交了女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太太。她是基督徒,所以也會跟着她去聚會。我父親在我高三就過世了,家裏的環境並不好,但我岳母卻說,我們家經濟狀況怎麼樣她都不在乎,只在乎我有沒有信耶穌。那時我覺得信就信吧,她媽媽就不反對我們了。結婚前,她要求我一定要受浸,受浸後才能結婚,這是唯一的條件,所以我就這樣信了主。民國六十三年在臺南市召會會所受浸。

結婚後我去當兵,下部隊前岳母跟我說兩件事,第一是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九10上)。第二,要服從掌權的,因為所有的權柄都是耶和華所賜的(羅十三1)。這兩件事幫助我很大,雖然在部隊中年紀比我小的連長、排長,他們常對我們要求是無理的,可是岳母跟我說的這些話,就使我裏面平靜,因為所有的權柄都是耶和華給的,神可能用他們來磨練我。

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

我們當學生時,老師從三軍總醫院到國防醫學院給我們上課,我們可以看見他們開什麼車,能開進口大轎車的不是外科就是婦產科醫生,當時我們年輕人崇拜的就是他們。精神科老師卻是騎單車,所以沒人想當精神科醫生。民國六十七年到802醫院的時候,那時每一個同學的第一志願都是外科和婦產科,此時院長受不了我們這樣,就叫我們用抽籤的。在抽籤前一天我去找我岳母,請她為我禱告,她說:「我為你禱告可以,但你自己也要去向神禱告。」抽籤時抽一個名字報一個科別,那時我對神很有信心,因為以前我要什麼祂就給我什麼,我也很誠懇的禱告;但後來抽出來是精神科,把我嚇了一跳。當時我覺得不能接受,恐怕要變成跟騎單車的那個主任一樣。我家裏環境也不好,總是想賺點錢改善家境。一方面疑惑神怎麼會讓我作這個不好的精神科,一方面也擔心太太不會嫁給我,當時是滿緊張的。

分科後我到岳母家,跟她說:「妳的神(不是我的神)好像不靈了!」

岳母說:「我看你個性隨和且滿喜歡聊天的,說不定神就要用你這長處。」我想她是安慰我。

信實的神為我選擇最好的

我第一天上班時,就跟主任說,我想明年跟低一班的同學重新分發,我不要作精神科。主任說:「我等了二十年了才等到你,不可以,你就作吧。」沒有一個科會空檔二十年的,但他滿堅決的,我就只好作了。好處是主任對我非常好,帶我一對一的讀書,幫我查資料,所以我也學了很多。以前當學生時,因為覺得不會走這一科,所以並沒有好好學,但作精神科後,從病友身上我才發現精神科跟內外科差別非常大。內外科的病人都是有主張的,自己作主,你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在他人生的路上你只有他生病的這一段協助他。但精神科不一樣,他就像掉在海裏的人,抓着木板就不會放,精神科的病人不會問你的背景,他只知道你有沒有對他好、有沒有關心他,你是他終身的朋友。他們非常依賴我,半夜兩三點想到我就會打電話給我,讓我感受到自己的重要。當精神科醫生給我很多的體會,從來沒有感覺到這樣被需要,讓我的人生也更有意義。

到了民國八十四年,健保實施,精神醫療的工作環境與精神科醫師的待遇都明顯的改善。我就想說,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賽五五9)。當時我想作婦產科、作外科,是因看當時的主任有錢又有地位,是人的看法;而神是看未來,掌握明天,所以那時神不是給我婦產科、外科,而是給我精神科的職任。當時我並不了解,但現在我知道神是信實的,祂會為我選擇最好的;或許不是當時我要的,但卻是最好的。在工作時,雖然我想要的錢沒有,但那種心靈上的滿足,跟對病人的付出,感覺到被需要,那成就感比在做外科的那四年還高。後來也發現,我捨掉的金錢,神也沒少給我,反而給我更多。

所以我覺得,只要真心誠意的向神要,神會給我們最好的,即使不是我們想要的。所以我就一直向神禱告,不管是生活,或其他的事,都交給神。

開刀經歷聖徒扶持,成立小排餵養人

六年前我曾動過一次大刀。我是很怕痛的,我就跟神禱告,我知道在愛裏沒有懼怕,我知道神會幫我預備明天。剛住院那一天,一位弟兄知道了,就通知醫院其他弟兄來看我。當時他們介紹一位弟兄,剛好跟我開同樣的刀,隔天就要出院,我就跟他談,他的經歷就是我將經歷的,他把他的經歷全都告訴我,所以我就很安心了。我說:「神哪,我正面臨最煩惱的事,你竟找了個人親自來為我指引。」住院期間弟兄姊妹都來看我,讓我得到安慰和安定的支持。出院以後,我就想在當時任職的玉里榮民醫院成立一個排,讓我的病人在住院時感到不空虛。玉里召會一位全時間服事的嚴弟兄就帶着玉里召會的弟兄姊妹一同配搭。

每週三晚上的小排,我們先教他們禱告,然後分享,他們雖然都五、六十歲,因着生病心智年齡都很低,卻非常的真誠,他們的分享就如:「我一直聽到人在罵我,但禱告後,聲音就變成讚美我。」「我頭痛,禱告完就不痛了。誰誰誰也頭痛,我幫他禱告完他也就不痛了。」雖然還是有病,但他們都喜歡禱告,也彼此教如何禱告。我們小排大概五十人,一年多,出院竟然有七人。出院的有的回家,也有的繼續聚會。

我記得在玉里小排中病友最喜歡分享以賽亞書說的,「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賽四二3上)他們認為自己是壓傷的蘆葦、是將殘的火把,人放棄了他們,在聚會中他們卻重新得力。神讓他們的靈充滿神,病情就比較好了。

那時我發現我一輩子作精神醫療,給人吃藥、作心理治療,都藉着「體」的化學作用,及在「魂」裏面治療,所以怎麼轉都轉不出來,即使病人臨時得到平靜,後來又會發作。徹底的根治還是要從「靈」裏着手。

照神喜悅方式傳福音為祂申言

在民國九十八年時,我覺得神一路保守我,我也想有機會就應為主傳福音。這一年聖誕節我就跟嚴弟兄說今年要藉此傳福音,他卻說:「弟兄,我們不過聖誕節。主耶穌會不喜歡。」我說:「沒關係,我們是為神作工,為主傳福音。」我還做了十公尺高的聖誕樹。嚴弟兄也勉為其難的答應帶領大家聚會。當晚來了四百人,唱詩歌、傳福音,很莊嚴也很熱鬧。但第二天我上臺北開會,會開到一半竟接到電話說聖誕樹燒掉了。這事給我很大感觸,在人我是想要感謝神,「傳福音」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如嚴弟兄所說神會不喜歡,讓我知道人不能憑自己意念來討神喜悅。

我岳母非常愛主,從她身上我看見了真正的基督徒生活,非常樸實低調、愛主、常禱告。她過世後,我姊妹就想在榮總成立一個排,她就利用「靈性護理」的課程來傳揚主的福音。有連弟兄、莊弟兄及孫姊妹和我們一同配搭,並編課程,一年有二十多位受浸。那時護理部也有很多基督徒,雖然在不同地方聚會,也一同來讀聖經,就和我們配搭在一起。現在召會的弟兄姊妹仍是主力。

剛開始,我信主有個錯誤觀念,以為得救就能上天堂,聚會就是繳保費。直到後來我岳母中風不能行動,需要有人帶她去聚會,召會的姊妹就堅定持續每週二來我家陪她聚會。我兒子來高雄榮總實習完回臺北,就跟我說:「一定要到召會聚會,召會很棒,但你要讀晨興聖言,要起來說話分享。」後來我姊妹調到高雄,有劉弟兄及張弟兄的帶領,我們就有穩定的聚會了。我才知道真如兒子所說,要讀主的話,因為每個人都要站起來為主說話。也因為這樣,就加強我裏面對主的享受。後來我跟一位姊妹說到此事,她就說我們還是小孩子時,要什麼爸爸都買給我們,當你長大後,爸爸就希望你要做些有意義的事了。所以我以前生命還幼嫩,要什麼神就給,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要求是很可笑的,祂竟給我;但現在我逐漸長大了,就要實行爸爸所期待我們要作的了。

我太太懷孕時,第三個月就腫得不像話,醫生摸了半天,說兒子沒有頭,我們嚇了一跳,趕緊照X光,雖然對胎兒不好但仍需要照,一照發現沒有問題。因為醫生說我太太這個情形很麻煩,就建議我們去臺北生,到了三軍總醫院醫師也說情況嚴重,孩子沒辦法保住,他們會先保媽媽,並告訴我們將來也就別再生了。感謝主,由於三軍總醫院團契弟兄姊妹一同的禱告祈求,那時我經歷對主的信心。兒子平平安安的生下來了,雖然是早產,但我們很感謝神,就給他取名叫慕恩。一路走來,神很祝福他,我岳母在他寒暑假時,都會帶他和他表姊一起去召會。他結婚前,我也跟他說,媳婦一定要是基督徒,除此以外統統不重要。當我到兒子家,看見我媳婦在為了司琴練習鋼琴,我孫女則說:「爺爺,我背詩篇二十三篇給你聽!我們這週兒童排要抽背這個。」前陣子我們讀出埃及記,說到神帶我們出紅海,到曠野,上高山,祂每一站都為我們安排好了。當弟兄在跟我們分享這一段時,我就很有感觸,神不僅把我每一站、每個臺階都準備好了,我也可以看到我兒子每一站、我孫子每一站,神都準備好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基督資訊?
下載【GigCasa 激趣網】手機應用Android版 iPhone版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GigCasa 激趣網為準爸媽而設的Ap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 GigCasa 激趣網 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