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祂能告訴你:一個基督徒的愛情和婚姻之路

唯有祂能告訴你:一個基督徒的愛情和婚姻之路

結婚以後,跨進了一個新的領域。回頭看看那些不婚的朋友,又看看教會中未婚的弟兄姊妹,有一些話想說卻說不出來。我想,把自己走過的路化為文字,見證主耶穌一路上奇妙的帶領,也許是比較合宜的方式吧。

以下就是我從小到大的一些愛情故事。

唯有祂能告訴你:一個基督徒的愛情和婚姻之路

生性靦腆的大孩子

我出生於台南的一個小康家庭,父親是一個職業軍人,母親是國小教師。他們生性中內斂、拘謹的一面,大多沈澱在我身上。當哥哥帶着弟弟去曾文溪看水鳥、找石虎的腳印時,我卻坐在客廳的地板上,靜靜看着中外文學名著。弟弟把開腸剖肚的蟑螂丟在眼前,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突然從小胖弟變成了大孩子,個性卻還是一樣靦腆。當時,班上有一位情竇初開的女生,大方地向我表示想要和我做朋友。我當然知道「做朋友」是什麼意思,於是心中起了很大的恐慌,立即拔腿就跑。那個女生卻不放過我,也跟着拔腿追來。兩個人就這樣在校園中繞着好大的圈圈,一圈又一圈地跑着。事後我成了大家的笑談,那位女同學長大後卻成了警察,一年又一年地追趕着壞人。

專注於愛情以外

上了中學以後,開始對愛情有了嚮往。可是一面課業繁重,一面又有許多的好哥兒們要交,所以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不得已要和女孩子打交道時,我就眼觀鼻、鼻觀心,深怕一個不小心,看了不該看的地方。有些長得很可愛的女生,我還是在厚厚的畢業紀念冊上,才看清楚了她們的長相。

高中就讀台南一中,當了社團社長,開始熱衷於社會議題,暫時放下男女交往的好奇心。只是在路上、在火車上看到女學生,還是會很青春地把一中的書包甩來甩去,像一隻軍艦鳥炫耀深紅色的喉囊。

回想起來,是主的保守,使我在青春期沒有太被愛情攪擾。否則依我的個性,可能早就因為感情不遂,從某個高樓一躍而下。

被女生拒絕,絕食一週

十九歲的那年,由於高中三年很忙,就只有課業不忙,所以我沒有考上國立大學,默默來到了輔大。

當時,我雖然對主耶穌有了興趣,但更有興趣的卻是愛情。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大一就和女生交往,彌補十八年來的空白。有一次,我跟着同學去台北跳舞,燈紅酒綠,回來時和同班的女生一起坐的士,下車後吐了個稀巴爛。這個女生,後來就成為我鎖定的目標。

仗着自己文筆不錯,我在一夜之間連寫七封情書,像奪命金牌一樣地丟進這個女生的信箱。可是對方卻回了一封簡短的信函,說我們不適合。當下我受了嚴重的打擊,躺在床上不肯起來,也不肯去上課。室友也不敢說什麼,任憑我在宿舍裡躺了一週。我不吃飯也不洗澡,更不想刮鬍子,整個人就像荒廢的空地一樣長滿了野草。

那一天,自己一個人躺在房裡,心中忽然動了一個念頭:

「為什麼不呼求主耶穌的名呢?」

說也奇妙,我自己原本不知道如何呼求,那是初到輔大的時候,為了探望一個高中認識的學姊,大老遠跑到師大;學姊把我帶到一位弟兄那裡,討論了一些信仰問題,又教我如何呼求主名,與這位耶穌更親近。

於是在空蕩蕩的宿舍中,我開始一遍又一遍地呼求主名:

「喔,主耶穌!喔,主耶穌!主耶穌!我需要你!」

呼求着呼求着,鬱悶的心情忽然就開了。天花板上彷彿有一道瀑布,不斷地把喜樂澆灌下來。我知道自己在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要笑;我越是呼求,瀑布的衝擊就越強烈,笑得也就越開心。最後,一個微小的嘆息從心中響起:

「起來吧,洗澡吧,吃飯吧!」

我乖乖坐起來,把自己打理好,還外出吃晚飯。室友們回到宿舍,看着臉頰光滑的我十分驚訝,可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那之後,我就積極跟着學長們參加聚會,參加教會的各樣活動。學期即將結束的某一天,我決定和這位救主立約,受浸歸入祂的名。寒假過後,我更住進了弟兄之家,和一群清心呼求主的同伴一同生活。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經過這些歷程,以為自己的情感不會再動盪。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知道我的生命仍然是很幼稚的;祂許可我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遭受波折,為要藉着環境訓練我,成為更合乎祂心意的人。

我還記得那是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家中經濟突然遭逢劇變。母親被互助會的會員牽連,欠下了七八千萬的債務。當時我因為有了一些學習,知道凡事都在主的手裡,沒有一件事是未經祂許可而發生的,所以我只是低頭敬拜,感謝祂給我機會,脫離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糜爛生活。

但在感情的事上,我又開始波動起來。看着未信主的父母因債務而爭吵,甚至惡言相向、分居南北,我不禁羨慕起教會中那些和樂融融的家庭。我下了一個新的決心,就是一定要娶一個教會的姊妹,而且要愛主的姊妹,建立起一個可以作榜樣的家庭。好友和富家女在外同居,我一點也不羨慕;未信主的女同學藉機接近我,我一概裝傻,讓她們知難而退。

然而說也奇怪,在幾年之間,我向教會的長老陸續提了幾個姊妹,但個個卻都是「現在進行式」,可說我的提名是百發百中。最後一次提名失利時,家中的經濟也越見困窘,我開始胡思亂想,乃至極度自卑起來:

「也許,神的旨意就是要我孤獨一輩子吧?」

「也許長老就是看我沒錢,不想幫我介紹姊妹吧?」

夜晚,我常在施工中的新莊運動公園繞圈圈,一圈又一圈;有時候躺在椅子上,希望就這樣等到天亮。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個人禱告的生活,沒有關上門與神私密交通的生活;一切都是很表面的,好像一棵植物沒有根,只能隨着河流往前而去;所以當暴風雨來臨時,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經過了一段灰心又沮喪的日子,我不再理會主耶穌細小的聲音,決定放棄學業打道回府,和母親一起留在家鄉打拚。

唯有祂能告訴你:一個基督徒的愛情和婚姻之路

人生中最熬煉的歲月

母親退休以後,一直在經營著幼教和安親事業。因此償還債務的本錢,除了土地、房產和積蓄,以及每年的退休俸,就是靠着這個事業撐著。

為了幫忙母親,哥哥讀研究所期間幾乎都在開娃娃車,差一點滿江紅而被退學。現在我回到家中,自然也開心不起來。有時債主來了,還必須說些虛謊的話保護母親。被砸玻璃、甩耳光、用花瓶砸頭這一類連續劇的情節,在我們簡直是家常便飯,一點也不稀奇。有時當着學生的面被債主大聲斥喝,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罵盡了,回頭還得繼續上課,教他們做人處世的道理。

我作好一輩子埋首鄉里的打算,不再奢望建立自己的家庭。因着沒有任何娛樂,連電視都累到不想收看,所以我唯一的娛樂就是寫詩歌,把自己的苦樂都深深地向主訴說。在書寫的過程中,我一點一滴恢復對祂的愛情,也就從那個時候,我發現真正值得一輩子去愛的,就是主耶穌。

又一次遠離耶穌而流浪

又過了幾年,我默默向主許願: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基督資訊?
下載【GigCasa 激趣網】手機應用Android版 iPhone版
分享到Facebook

最新文章

GigCasa 激趣網為準爸媽而設的Ap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 GigCasa 激趣網 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