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每一年到了這個時候,媒體都會習慣式地推出盤點式的年終報道,而讀者也都習慣了接受這種盤點,彷彿不在這個時刻回顧點什麼就不能直面接下去的一年了似的。

這樣的盤點夠多了,時裝政治學也就不湊熱鬧了。

今年的最後一次推送,我想寫一寫在《BoF時裝商業評論》的《2016圖說年度時裝時刻》一文中佔了一席之地的一件衣服:

Melania Trump的Pink Pussy Bow Shirt,川普夫人梅拉尼婭的粉色蝴蝶結襯衫。

在這篇文章里,關於這一時刻是這麼寫的:

當梅拉尼婭·特朗普(Melania Trump)10月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舉行的第二次總統辯論時,選擇穿着一件Gucci 2016早秋、價值1100美元的玫紅色貓咪蝴蝶結(Pussy Bow)上裝亮相時,她就錯誤地將自己推到了媒體頭條的位置。這是其夫唐納德·特朗普2005年醜聞音頻泄露后的首次亮相。這位如今已經當選美國總統的大亨在音頻里,私下向電視主持人Billy Bush他想「抓貓」(Grab women by the 「pussy」)。社交網絡上的評論迅速嘲笑這位未來的第一夫人又諷刺又不幸的着裝選擇。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人們對於梅拉尼婭的嘲諷無非是基於這樣的一點:

「川普都已經說了會『Grab them by the pussy』這樣的話,你還敢穿着名為Pussy Bow的襯衫公開露面,到底有沒有點兒腦子啊?」

即便人們的嘲諷多半是源於對梅拉尼婭「遇人不淑」的同情,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英國的撒切爾夫人穿蝴蝶結襯衫可以被譽為時裝偶像,而一個本來最有時裝偶像資本的前模特穿上它卻要變成眾矢之的?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你可以回答是因為兩個人的身份不同,年代不同,家庭不同,丈夫不同……但是所有的這些都摻雜了很多外在的因素。

所有嘲諷梅拉尼婭·川普選錯衣服的人都沒有看到這件衣服本身以及梅拉尼婭本人。

作為一個時裝模特出身的女性,梅拉尼婭選擇了一件年度爆款(蝴蝶結襯衫真的是2016年度最熱門的一件單品)來展現自己對着裝的態度有什麼不對?

品味和喜好本來就沒有什麼對錯之分,甚至非得分個高下都有點兒問題。

難道因為一個喜歡紅裙子的流氓侵犯了一位穿着紅裙子的姑娘,那麼這個姑娘就活該受到侵犯繼而再接受輿論的冷嘲熱諷嗎?好比是:「誰讓她穿紅裙子了?」又或者是:「她穿紅裙子就活該倒霉。」

這樣的觀念在任何一個國家都不罕見。哪怕是美國。

然而,正確的三觀應該是:錯在於流氓,不該是姑娘啊!紅裙子以及穿紅裙子的姑娘有什麼錯?

同理,該口誅筆伐的人是川普,梅拉尼婭有什麼錯呢?Pussy Bow又有哪點兒行為失當呢?

所謂的Pussy Bow Shirt蝴蝶結襯衫並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雖然這兩年來它真的是時裝界的一件爆款,只要看看各個電商平台上出售的款式中十件裡面起碼有六件都是領口裝飾着蝴蝶結的襯衫就該知道它有多火了。當然,你肯定也知道,流行時尚這種東西總是過幾年轉一圈,所以,它其實也是時尚圈裡的熟臉了。

不過,你大概不知道的是,這種款式的襯衫其實還有着一段關於女權主義的歷史。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1934年12月16日的St. Petersburg Times《聖彼得堡時報》,第一次出現了「pussy-cat bow」的正式記載。

第一次用Pussy Bow來稱呼這種蝴蝶結的正式文字記載出現在1934年12月16日的St. Petersburg Times《聖彼得堡時報》上。在這一天的報紙上,有一條叫 Make This Model at Home的文章,教婦女們如何在家穿出模特一般的效果。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道具就是蝴蝶結。文章里寫道:

"Wear it with a contrasting scarf such as that in the large illustration — or with an intriguingly feminine pussy-cat bow, tied high under your chin!"

「選擇顏色對比強烈的圍巾,比如有大幅印花的;或者是極富女人味的蝴蝶結,緊貼着下巴繫上去!」

根據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國際財經時報》的分析,Pussy Bow這個名稱源於這種領結裝飾很像系在小貓脖子上的那種蝴蝶結,因此,後來人們就把這種款式的襯衫稱為Pussy Bow Shirt。

直到20年以後,用蝴蝶結來裝飾襯衫的手法才漸漸被高級設計師們察覺並加以利用。可可·香奈兒在50年代在自己的一些設計上使用了蝴蝶結的裝飾(下右圖)。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法國設計師伊夫·聖·洛朗(Yves Saint Laurent)也在自己的設計中使用了蝴蝶結的元素,包括在他的經典作品、1966年問世的吸煙裝里,也有蝴蝶結的存在。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儘管上述這兩位設計師的作品裡並沒有十分明確的「蝴蝶結」的名詞出現,但不可否認的是,蝴蝶結元素使得這些時裝有了一種高級、時髦、無壓力的風格與意味。

帶有蝴蝶結的時裝真正走入普羅大眾的生活並進而成為一種流行的時尚元素還要從60年代後期開始算起,到了70和80年代則逐漸成為女權主義的象徵物。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1965年,一個完美的秘書形象必備的行頭之一就是一件蝴蝶結襯衫。

美國PBS電視台曾經製作過一部紀錄片,名叫Makers: Women Who Make America,片中提到在60年代後期以及70和80年代裡,職業女性經常會面臨的一個困擾是:你該穿什麼衣服去工作?你在全是男性的職場里怎樣保持屬於女性的一席之地?

紀錄片就這個問題採訪了惠普公司的前總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她的回答是:在偏向男性的着裝里加入一些女性氣息:

「We used to dress in suits with a skirt and a jacket with button-down shirts and a little bow tie, because that was sort of our interpretation of the man's tie. ... But it was our attempt to be feminine but fit into what was then a male world.」

「我們習慣於穿西服套裙,外套裡面穿一件開身的襯衫,並搭配一個小小的領結,那是我們對於男士領帶的一種演繹。……不過,那是那個年代裡我們適應以男性為主的職場圈子而同時又保持着一點女性特徵的方式。」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年輕時的Meg

流行的影視劇最能反映出這種觀念。美國知名演員簡·方達在80年代的電影 9 to 5 中曾扮演了一位職場女性,影片中她就穿了一件帶有蝴蝶結裝飾的襯衫(下左圖)。而更令年輕觀眾熟知的美劇《廣告狂人》則更加精確地還原了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美國職場,Peggy Olsen在劇中扮演的人物也穿着帶有蝴蝶結襯衫(下右圖)。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不管是梅格·惠特曼,還是這些虛構的影視作品中的人物,蝴蝶結裝飾的襯衫是這些職場女性為自己打拚奮鬥時的必備單品,它的價值或者說意義,不啻於一支口紅:展露女性不同於男性的溫柔、善良、柔和的性格特徵,以此來彰顯自己作為女性的存在感。

雖然進入21世紀以來,蝴蝶結裝飾的襯衫並不是時裝界的大熱門,但這並不意味着設計師們就忘記了它的存在。2016年,Lanvin,Gucci以及Armani等品牌的秀場里都曾出現過蝴蝶結的身影。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Lanvin, Gucci和Armani秀場一瞥(從左至右)

作為時裝模特出身的梅拉尼婭怎麼可能會忽視這些時裝的潮流?

在時裝的領域裡,她絕對要比之前所有的美國第一夫人都要專業,也更具資格(穿得好看不好看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她選擇這一件衣服一定是有她自己的道理:你們口誅筆伐的目標應該是犯下錯誤的男人,而不是我。

事實上,就在川普的不雅錄音被泄露之後不久,梅拉尼婭就發表了一份聲明:

"The words my husband used are unacceptable and offensive to me. This does not represent the man that I know. He has the heart and mind of a leader. I hope people will accept his apology, as I have, and focus on the important issues facing our nation and the world."

「我丈夫用的詞是不可接受的,對我也是一種冒犯。這不代表我認識的那個男人。他擁有一個領導者應有的心智。我希望大家可以接受他的道歉,就像我已經接受了一樣,然後專註於我們國家和這個世界所面臨的重要大事上。」

接下去,我們就看到了梅拉尼婭身穿粉色襯衫出現在第二次辯論的現場。以及,在第三次辯論時,梅拉尼婭仍然選擇了一件帶有飄帶的襯衫出現在人們的眼前,只不過,這一次她沒有把飄帶系成蝴蝶結。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吃瓜群眾雖然操碎了心,但也不能忽視梅拉尼婭的態度:

你們假惺惺的同情和真實的嘲諷改變不了我作為「專業人士」對時裝的選擇。是川普行為失當,而不是我穿衣服的人有問題。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寫到這裡,不禁想起前一篇文章里提到過的希拉里·克林頓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時個人形象堪稱歷史最低點(戳這裡看→美國國會山造型指南:6大絕招瞬間提升衣品)。

現在回頭想一想,你大概也明白了幾分:之所以是形象最低點,就是因為希拉里在一個周圍全是男性的工作場合里把自己的女性特徵給丟了。她誤以為要和男人們平起平坐要做一個能頂半邊天的女漢子就必須得藏起女性魅力才能在形象上有說服力,所以才會把頭髮紮起來,還天天穿褲裝。但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

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在七八十年代就已經登上國家領導層的她在着裝時依然能夠堅定地保持住自己的女性特色,和她相比,希拉里的觀念反而是倒退了不知道多少年。(戳這裡看→天!「鐵娘子」撒切爾夫人的服裝進不了博物館竟只能被拍賣!)

為什麼撒切爾穿上它就是時裝偶像,而川普夫人卻成為眾矢之的?

巾幗不讓鬚眉中的「不讓」並不在於要和男人穿得一樣,而是在於如何用女性特有的力量做到和男性一樣的成就。

眼看着21世紀快要走入20年代,但有時候整個社會思潮仍舊停留在上世紀甚至上上世紀,不免還是會有些感慨:

什麼時候我們能夠真正地從一個人的本身去看待她(主要是指女性)所做的選擇,不管是穿衣還是戴帽,那麼我們才算真正進入了男女平等的時代。

更簡單地說,什麼時候女性再也不用費盡心機對職場上的形象刻意經營,通過穿着打扮與男性一爭高下,男女平等的時代才算真正到來。

但願這一天能儘早到來。

謹以此作為對新一年的期許和獻禮。

- End -

年終最後一次推送了,象徵性地還是要說點兒什麼。

這一年,我又新開了一個推薦優秀英文繪本(專註於審美角度哈)的公號,「愛與美的小沙龍」(感興趣的親們可以搜索公號來關注哈)。兩個公號齊頭並進,可能多少影響了時裝政治學的推送進度。但是你們卻依然在這裡等待着我的更新,如此不離不棄,果真都是真愛粉哈~~~~

這一年,經歷了很多次的失落,眾籌的失敗,版權的失敗,《Dressing the Queen》一書只能繼續地被冷藏起來,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天日。

但是,這一年也有一個很大的收穫,因為經紀人小姐的極力促成,我在2013年看到的一套兒童繪本《Mousetronaut》終於拿到了翻譯出版合同!這意味着,這一套由真正的宇航員Mark Kelly撰寫的圖書將會由我來翻譯成中文版推向國內的讀者。希望你們到時候多多向朋友們推薦哦~~~

新一年,會繼續寫下去噠,希望我們大家都能用知識填充自己。

閱讀,永遠是通向智慧之門的最佳捷徑。

Happy New Year!

See you in 2017!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發佈,不代表今日頭條立場。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服飾潮流資訊?
下載【GigCasa 激趣網】手機應用Android版 iPhone版
分享到Facebook

熱門文章

GigCasa 激趣網為準爸媽而設的Ap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 GigCasa 激趣網 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